加入我们 登录
江韻詩詞社區 返回首页

如是我闲的个人空间 http://home.yuev.net/?8203 [收藏] [复制] [分享] [RSS]

日志

已有 2301 次阅读2014-12-2 00:52:27 |个人分类:散文

    落叶开始了凉风的第一块拼图。这场等待腐烂的斑斓盛会,这幕将归云烟的喧嚣竞逐,恍然在目:泥鄙中长历十年的挣扎蜕变,枝干上不啻万里的攀爬攥取,换来我惊破云天的第一声长鸣。餐风啜露,有多少的辛苦!高枝厚养,是怎样的惬意!而深根茂叶,又是何等的稳固!养活我们的生命,生长我们的理想,而又遮蔽了我们的卑微,固化了我们的安逸,滋长着了我们的得意,衍生着我们的腐朽,是这棵树,都是这棵大树。我们曾经与它稚嫩的芽苗一起生长,矗立山巅,啸傲云天;我们又把它苍老的身躯日渐掏空,与此同时,也将曾经搏击云天的斗志和气力,在这无人企及的高位里,这无处羁束的空间里,这无所畏惧的阴影里,一点点消磨殆尽。只是,哪怕板结着累累的贪婪,哪怕担负着漫天的罪恶,只要有这棵树,只要依附着这棵树,只要这棵树永远不倒,我们就还有一切!曾几何时,天空仿佛只是眼皮底下的一片叶子,要是愿意,我一口气随时能吹下来;举世碌碌,众生芸芸,只配在我们脚下匍匐膜拜,只消一两声吆喝,他们就会汗出如浆,惊恐远遁。我的眼睛,就是太阳月亮;我的爪牙寓意,就是栋梁山川;我的呼吸歌唱,就是山呼海啸。我就是一切。
    好日子似乎永远都不会结束。可这天空,终究在秋天的气息里一片片地塌下来了。
    日见凉薄的空气中,变天清算的呼声里,我也曾拼死反抗、矢志逃离。但这茂盛的枝叶,这曾是我们庇荫美餐的枝叶,已经变成了一张沉重的大网,刹那间纷纷砸将下来,我那变得懒惰脆弱的翅膀,爪牙,再也支撑不起,挣扎不脱,反抗不了。再说了,举世昏昏,予身飘渺,我又能逃到哪,哪个地方又不一样呢?
    我只能引颈待毙。等待堕落、死去、腐烂的一天,归于尘土,散作云烟。
    请叫我寄生虫吧。我,固然该死,可这滋长的土壤,这供养的根系枝干,这运动轮回的春夏秋冬,这漠漠无动的的人们,一年又一年,一茬复一茬,寄生虫们还在继续,还得继续。

路过

鸡蛋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

评论 (0 个评论)

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| 加入我们

QQ|小黑屋|Archiver|江韻詩詞社區  

GMT+8, 2019-10-21 14:22:40 , Processed in 1.300709 second(s), 19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